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卡的足球剧场

没有比体育更真实有趣的戏剧了

 
 
 
 
 

日志

 
 
关于我
麦卡  

出生于上海,先后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与复旦大学新闻系,现居广州。长期为网易、凤凰网、东方早报、羊城晚报、东方体育日报、新京报等十余家主流媒体撰写评论。崇尚有理有趣的行文风格。

网易考拉推荐

没当上民族英雄是林丹的幸运   

2013-01-30 09:14: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当上民族英雄是林丹的幸运 - 麦卡 - 麦卡的足球剧场

 

李永波不明白林丹为什么没有当上民族英雄,他更不明白,没有当上民族英雄,其实是林丹之幸。

李永波近日做客央视某谈话类节目时,为弟子林丹打抱不平:“刘翔拿个冠军,大家就捧他为飞人、民族英雄,林丹拿了17次世界冠军也没人说他是民族英雄。”

岳飞拿过12块金牌,但他成为民族英雄的原因不是金牌,而是“抗外侮”。

在体育层面,抗外侮同样是长久以来国人的一大情结,它是制造刘翔与林丹“待遇差异”的根源。没有林丹,这17次世界冠军中至少有10次还能被中国军团瓜分而非旁落外人之手;没有刘翔,奥运短道项目之林恐怕至今仍然没有中国选手的立锥之地。

弱者成功抵御强者的侵袭,或向强者挑战并取而代之,这样的所谓under dog式的故事,本就是体育最震撼人心的核心魅力之一。这样的挑战往往和种族、身份的差异密不可分,也是事实。白人Eminem打破黑人在说唱界的垄断,伍兹称霸一度被认为是白人运动的高尔夫球项目,他们最初的爆红都与自己的肤色脱不开干系。但是,像中国人这样大规模地表现在政治、社会、体育各种层面上的“抗外侮”和证明自我的强烈冲动,仍然堪称少见。

民族英雄不好当,因为相比一般的英雄,它还需要时势的支撑,需要一个庞大的群体对自身处境地位的虚弱感和不安全感作为铺垫,需要他们对于自我身份与价值获得外界认同的强烈的焦虑感。民族英雄所做的,往往可以帮助整个群体缓解或解决这种集体焦虑。放眼中国体育史,从朱建华到李宁,从刘翔到李娜,他们的成就无不是完成“零的突破”——相比在固有疆土上的强势垄断,这样的成就无疑更容易满足国人不断在新的领域证明自身实力的心理诉求。

当上民族英雄不容易,要把民族英雄当下去则更难。当他们的个人成就被冠以民族之名时,就被整合简化成了一种单维度的符号。体育本身的魅力和个人的多元性格都被抹平和无视,他们的体育生涯和民族荣辱被捆绑在一起。他们维护个人身份的自由被变相地剥夺了,他们被强加了唯一的一种身份即民族的身份。他们的胜利往往被视作民族的胜利,同理,当他们失败时,则会让很多人认为是民族的失败。那些曾为他们欢欣鼓舞鼎礼膜拜的人,届时往往摇身变为撕咬他们的怪兽。

林丹没有享受过民族英雄的美名,但他同样无须承受民族英雄之后的命运:那些掷向朱建华的辱骂,寄给李宁的绳子,对刘翔退赛的有罪推定,还有那些将李娜在钓岛事件期间赴日比赛定义为“汉奸行为”的人。对他人单一化的身份归类和评判标准,往往会出现两极化的结果,它既可以导致盲目崇拜,同样也可以是催生暴力的温床。

如果羽球没有现在这样的集团优势,冠军可能让林丹成为民族英雄,但他将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进退自如。像林丹这样在一个专业内做到极致的人,在专业范畴内的公正评价已经是对他最好的回报。那些额外的溢美之词,只是把不属于他的东西强加到他头上,与其说那是嘉奖,不如说更像是枷锁。

李永波不明白林丹为什么没有当上民族英雄,他更不明白,没有当上民族英雄,其实是林丹之幸。

  评论这张
 
阅读(14777)|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