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卡的足球剧场

没有比体育更真实有趣的戏剧了

 
 
 
 
 

日志

 
 
关于我
麦卡  

出生于上海,先后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与复旦大学新闻系,现居广州。长期为网易、凤凰网、东方早报、羊城晚报、东方体育日报、新京报等十余家主流媒体撰写评论。崇尚有理有趣的行文风格。

网易考拉推荐

阿姆斯特朗“死”得其所   

2012-10-19 07:40: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姆斯特朗“死”得其所 - 麦卡 - 麦卡的足球剧场
 
如果“环法使者”阿姆斯特朗穿越回当年,他的命运会如何改变?要么庸庸碌碌,然后患上癌症,成为一个受人同情的退役自行车手;要么像“环形使者”一样享受十几年荣华富贵备首尊崇的生活,然后惶惶不可终日地等待审判日的到来。

如果说美国反兴奋剂机构(USADA)上周公布的长达1000页的报告(以及其中列举的证据和26人的证词)已经基本将阿姆斯特朗的名声送进坟墓的话,那么昨天来自赞助商的决定则给棺材钉上了最后一颗钉子。一众赞助商公开宣布弃他而去,其中包括他最重要的商业合作伙伴耐克和他夺取环法七冠时所骑的自行车的制造商Trek。

耐克在声明中称,“被阿姆斯特朗误导了十年”,商业代言领域一拍两散的多,但如此如此严厉的分手词,却是罕见。自2005年阿姆斯特朗涉药的传闻首度被《队报》曝光以来,由于缺乏权威机构的仲裁和决定性的证据,耐克始终坚定地站在阿姆斯特朗这一边,但是阿姆斯特朗的8月底宣布不再回应USADA的质疑让耐克的信心开始动摇,USADA新公布的卷帙浩繁的报告和26人的证词——其中15人能直接证明阿姆斯特朗在美国邮政车队期间曾服用禁药——最终说服耐克倒戈。

对于耐克来说,这是多么痛的领悟。如果不是这些证据看起来太过确凿,这家体育界的巨头绝不甘愿壮士断腕,任如此巨大、耗费十年的一笔投入就此沦为沉没成本。虽然他们仍然保留了与阿姆斯特朗的抗癌机构合作的livestrong品牌,但谁都能想见这个品牌的未来走势如何。

严格说来,阿姆斯特朗是否服药,仍然缺乏法律意义上的证据。毕竟,涉及服药的最关键的物证——尿检一项上,要么已经过了追溯期,要么被指违反程序和瞒报,并没有太进一步的铁证。他的律师就称这份报告是片面的诽谤,“所谓车手证词都是私下交易和威胁串供的产物”。但是,26名证人中有很多人是在承认自己服用禁药的前提下做证的,其中多人已经退役,USADA开出的减少禁赛期的条件,对这些污点证人来说并没有多少吸引力——换言之,他们没必要做伪证。更何况,USADA的报告中还有诸多旁证。

国际自盟的态度会否发生变化,是阿姆斯特朗旷日持久的禁药风波的最后一环,如果他们放弃为阿姆斯特朗受到的指控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申诉,就将正式坐实这位昔日车王的罪名,禁赛、剥夺奖杯乃至更多的后续处罚,将不再仅限于USADA的口头宣称。

车王成药王,这家世界自行车运动的最高权力机构“功不可没”,却无需接受任何惩罚。正是他们长期以来妄顾药检流程,对一众大牌车手采取怀柔政策,并一再忽视来自媒体、兴奋剂检测机构、国际奥委会和环法组委会的建议与警告,才会令服用禁药的现象大行其道经久不衰。某种意义而言,阿姆斯特朗何尝不是一个受害者——在一项近于人人服药而又缺乏有效监管的运动中,他的命运只有两种:被劣币驱逐,或者同流合污。环法组委会拒绝让第二名递补阿姆斯特朗当环法冠军,原因很简单,这些年,又有多少人真的清白?

阿姆斯特朗曾经以一个在命运面前绝不妥协永不放弃的英雄形象闻名于世,讽刺的是,现在他却倒在了另一群绝不妥协永不放弃的人面前。从最初《队报》在2005年的揭秘报道,到《L.A Confidential》的出版,再到USADA的跨国接力,直至千页报告的面世,太多人为了真相奔走,冒着成为全民公敌的风险,拒绝在质疑、压力甚至威胁面前低头。只要取证和指控合乎流程,没必要过问动机。他们只不过是把别人对胜利的特殊嗜好替换成对真相而已。

现在,阿姆斯特朗神像坍塌只是阶段性的重大胜利,制度性的改变将随之发生——兴奋剂的处罚时效很可能以此为契机,从8年改为14年。

如果阿姆斯特朗穿越回当年,他的命运会如何改变?要么庸庸碌碌,然后患上癌症,成为一个受人同情的退役自行车手;要么像“环形使者”一样享受十几年荣华富贵备首尊崇的生活,然后惶惶不可终日地等待审判日的到来。

要想终结环法这个悲剧的命运之环,也许唯一的办法就是“干掉”国际自盟的主席。只有在制度本身正本清源,阿姆斯特朗、乌尔里希、康塔多们才不会一再跌入尿瓶陷入从天堂到地狱的怪圈,潘塔尼恐怕也不会莫名其妙孤独死在意大利的小旅馆里。而现在的结局,和《环形使者》仍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作为偶像的阿姆斯特朗“死”了,而自行车运动却可望摆脱沉疴,就此迎来重生。

所以,在此最后尊称一声“朗哥”——朗哥,你“死”得其所。
  评论这张
 
阅读(2957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