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卡的足球剧场

没有比体育更真实有趣的戏剧了

 
 
 
 
 

日志

 
 
关于我
麦卡  

出生于上海,先后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与复旦大学新闻系,现居广州。长期为网易、凤凰网、东方早报、羊城晚报、东方体育日报、新京报等十余家主流媒体撰写评论。崇尚有理有趣的行文风格。

网易考拉推荐

奥运第8问:中国代表团应该放弃处罚李永波吗?   

2012-08-07 08:05: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奥运第8问:中国代表团应该放弃处罚李永波吗? - 麦卡 - 麦卡的足球剧场

【功过可以相抵,但对功过的判断不应混淆与和稀泥。】

李永波在伦敦坐了一次过山车。因为消极比赛,他的弟子收到了一纸史无前例的罚单,经历了一场舆论风暴;但是随后史无前例的5金包揽,又令他从让球事件的始作俑者,摇身一变成为“国家英雄”。舆论风向也出现突转,在凤凰网的调查中,至截稿时有超过半数的网友认为,“李永波功过相抵”,更有超过3成网友认为,中国代表团应该放弃追加处罚。

在让球事件发生后,李永波曾公开道歉,并声称,“该负的责任一定负”。那么不妨首先来看看,什么是他“该负的责任”。

在对外的层面上,虽然该场比赛的战略必定是出自教练的授意,但按照“一分证据说一分话”的惯例,世界羽联的罚单罪不及教练,无可厚非。而对内,和过去20多年一样,李永波被上级明确赋予的任务,就是夺取尽可能多的金牌。他的所有战略围绕这一点展开,并且将绩效做到极致,亦是事实。

如果说李永波的这次奥运任务有何“渎职”之处的话,也许在于他的“隐性责任”。毕竟,夺金固然是参加奥运最重要的任务,但并非唯一的任务。金牌之外,大到代表团,小到运动队和个人,还承载着在盛会上展示自己所代表的国家与国民价值观的任务,而教练员和运动员是这一任务的首要执行者。

对内,这些出色的体育从业者是一种榜样,他们的行为对社会公民的价值观,存在着重要的示范意义;对外,他们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一个国家的价值观,他们的行为间接展示着国家形象。无论是示范意义还是展示价值,它们都超越了金牌所能够达成的功能。

我理解李永波。在权责分明的前提下,他确实无可指摘,毕竟,这些金牌之外的任务,并未写入他的契约之中。主张赦免他在让球事件中的责任,不是因为所谓的“免死金牌”,而是因为“不知者难罪”。毕竟,在他所服务的部门,过去一以贯之的任务是展示国家的竞技实力,而远非“软实力”。

从这个意义上说,李永波算不上外界普遍认为的“幕后操手”,本质上他和于洋/王晓理并无二致,都只是战略的忠实执行者而已。

功过可以相抵,但对功过的判断不应混淆与和稀泥。在我看来,对李永波的追加处罚或可免除,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和他的球队可以就此将金牌和纪录当作挡箭牌,而无须作出反省与改进。

与其追究李永波的责任,不如先明确赋予他责任。在此事件之后,无论是社会舆论还是上级领导,应该有人告诉李永波,他的职责不应再仅限于夺取金牌。随着北京奥运的主办和金牌榜第一,中国已经对单纯展示竞技实力逐渐脱敏,追求理应上升一个台阶,更好地向世界展示自己的价值观,同时对自己的国民作出示范。

这也许是一个“全新”的任务。金牌和“精神”,完全可以并行不悖。羽球队已经在竞技层面征服世界,但是,若想更好地提升一项运动的形象和地位、展示一个国家的风貌,进而成为世界的榜样,李永波和他的弟子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愿,在不久的将来,这才是李永波所理解的,“自己该负的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59957)| 评论(2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