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卡的足球剧场

没有比体育更真实有趣的戏剧了

 
 
 
 
 

日志

 
 
关于我
麦卡  

出生于上海,先后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与复旦大学新闻系,现居广州。长期为网易、凤凰网、东方早报、羊城晚报、东方体育日报、新京报等十余家主流媒体撰写评论。崇尚有理有趣的行文风格。

网易考拉推荐

奥运第7问:举国体制究竟是不是好体制?   

2012-08-06 20:55: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奥运第7问:举国体制究竟是不是好体制? - 麦卡 - 麦卡的足球剧场
 
虽然举国体制背了不少黑锅,虽然过去有功、现在仍有用,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就此获得永远以现方式存续下去的合理性。

新闻背景:近日,《北京日报》撰写评论说:“举国体制是好体制。”而国际排联主席、曾先后担任过十二年中国奥委会秘书长的魏纪中先生在接受采访时亦称,“举国体制没什么问题”。

在丢失奖牌榜榜首位置2天之后,中国重新超越美国,夺回第一,这样的胶着对于客场作战的中国代表团而言,殊为不易。孙杨、叶诗文、林丹们为这个国家带来了的巨大的快乐。与此同时,这也在无形中提醒着人们:金牌固然都是靠运动员努力的汗水得来,但没有举国体制的支撑,这些荣誉和快乐,恐怕亦将无从谈起。

人们逐渐意识到,举国体制不该是一个口袋罪,什么都往里面装。比如,中日韩三国青少年体制报告结论显示中国青少年体质最差,被日韩完全超越,应该得咎的就应该是教育部而非体育总局,这是一个教育问题而非全民健身问题。

同样,认为举国体制对推进全民健身缺乏帮助,亦有欠准确。有调查显示,当前全民健身更缺的不是器材、场地,而是自觉的健身意识——倒是羽球和乒球依托于出色的成绩,吸引和激励了更多人在日常走近这两项运动之中。这一数字很难量化,但不应无视。而从叶诗文受质疑后的公众反应和羽球事件的舆论分裂来看,民族主义的神经也仍然敏感,通过金牌和绝对实力“抵外侮”的情感需求依然强烈。

作为一种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体制,举国体制的价值不容抹杀。毕竟,它在最短的时间内令一个人民参与体育锻炼水平和程度排名远远靠后的国家,打造成了金牌大户;毕竟,通过对国民士气的提振,它对生产力的促进和对相关产业的提升,都有过颇为可观的臂助。即便在北京奥运会后,民众对金牌刺激的阈值已有明显提高,举国体制仍然牢牢掌控着国民在一届大赛中的表情——显然,它还难以从冠军流水线的角色中轻易抽身离去。

虽然举国体制背了不少黑锅,虽然它过去有功、现在仍有用,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就此获得永远以现方式存续下去的合理性。

归根到底,这是一种低效能、高损耗的生产方式。这一切是通过动用国家资金、以行政手段整合国家资源得来。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以高额投入换取并不等值的成果。所以它的夺金效率在竞技领域很高,但置之于社会层面,其实很低。

举国体制导致的机构臃肿,必然导致行政工作和资金使用上的低效,造成极大浪费。昨天,前中国女子皮划艇总教练、外教马克炮轰水上运管中心,称“领导天天大吃大喝,不是茅台就是洋酒,却没想过给队员换设备,真的不能理解”,绝非孤案。在金牌数和全运会乃至政绩挂钩的大背景下,地方体育局为了参赛名额不得不与总局官员频频“公关”,所耗精力远甚于体育管理本身。就在本届奥运会备战期间,还曾发生过地方体育官员在“公关”中猝死于酒桌上的悲剧。

同样因为体育行政化的积弊,能力与经验完全不够格的运动员在重重利益博弈下被强行送上奥运赛场,令纳税人的投入沦为水漂。在2010年公开三公经费的中央各部门中,体育总局因公出国(境)费用位列榜首,有多少费用是本可以规避的?相信不在少数。

举重这样不可能存在市场化基础的项目,注定要终身依托于举国生存方能生存。但是,同样必须看到的是,包括游泳、田径在内的部分体育项目,其实无需完全依赖于举国体制。引入民间资本、适度放行个人商业赞助,仅从操作而言,并非难事。另一方面,在竞争力低、普及度低的项目上,完全可以进行“瘦身”,缩减投入。尤其是,由于缺乏国际竞争,现在很多奥运项目已经成为变相的“全运会”,相当于地方体育局用中央拨款,谋地方甚至私己之利,有违举国体制的初衷。

除了资金输入减少之外,减少行政干预、释放市场活力,增加社会投入,也是举国体制转型的题中之意。管办分离后中超联赛的火爆就已经见证,行政钳制放开就是对职业体育发展最好的推动。篮球同样如此。世界范围内的经验已经表明,三大球、尤其是男子篮球和足球是举国体制无力跨越的边界,尤其在三级训练制的老底被消耗殆尽之后。坚定地职业化市场化和将基础人才培养纳入教育责任范畴,两个方向齐头并进,或许才是解决之道。

即便仅从竞技利益考量,从当年“求金若渴”从偏门项目切入奥运,到如今游泳、田径破冰,成为主流力量,中国竞技体育在举国体制下已经迈出两大步,但接下来的第三步,举国体制的局部放手,或才是更有力的推动。社会投入和商业力量的介入,理应成为举国体制的重要补充,进而成为它的替代品。

举国体制是一头庞然大物,它的转身注定缓慢,刺激从神经末梢传导到大脑中枢,相当费时。但是,这一转身,可以慢,不可停,它必须跟上中国体育的变化。套用一句奥运期间曝光率最高的话——让改变发生。
  评论这张
 
阅读(8513)|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