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卡的足球剧场

没有比体育更真实有趣的戏剧了

 
 
 
 
 

日志

 
 
关于我
麦卡  

出生于上海,先后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与复旦大学新闻系,现居广州。长期为网易、凤凰网、东方早报、羊城晚报、东方体育日报、新京报等十余家主流媒体撰写评论。崇尚有理有趣的行文风格。

网易考拉推荐

奥运第5问:该道歉的只有李永波吗?  

2012-08-04 22:14: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奥运第5问:于洋王晓理是谁的牺牲品? - 麦卡 - 麦卡的足球剧场
 
公众所愤怒的,是中国代表团“对内残对外忍”的逻辑。在不同的体育发展阶段,“国家利益”的定义会变,但这种为了“国家利益”可以动辄牺牲个人权利的残忍逻辑却不会变。

虽然于洋/王晓理“被驱逐出奥运村”的新闻被已经证伪,但她们仍然面临着回国之后受到来自国家体育总局进一步处罚的可能。中国代表团的声明已经为追加处罚埋下伏笔,“目前代表团正在对有关人员进行调查,将根据调查结果作出相应处理”。在奥运羽球比赛全部结束之后,“秋后算帐”或将难免。
 
在这一事件中,团部丢卒保车的态度可谓一以贯之。在世界羽联尚未有任何表态时,新华社已经连发评论抨击,为之定性;取消比赛的罚单下达之后,韩国和印尼双双上诉(后印尼撤诉),中国却甘之如饴照单全收。其实,承认球员在此事件中有错和上诉完全可以并行不悖,一方面,新赛制确实在其中难辞其咎,上诉能够促使世界羽联反思改变,另一方面,上诉本就是维护运动员表达权利的合理通道,放弃上诉,是对这种合理权利的变相剥夺。
 
历史总是重复自己。放弃合理的上诉权利,将显见的集团行为的责任转嫁于弱势的个体,不由再次让我想起当年慈禧的一番话:“拳匪(义和团)如能打走洋人,就是我大清国的胜利;如果拳匪败了,就另当别论。”逃避责任的有关部门和上了发条的宣传机器,将一件原本是非并不难评断的事情变成了一锅乱炖,把两名确有行为失当的运动员变成了悲情英雄,她们被认为是体制、赛制和“外侮”的三重力量共同催逼下,最大的牺牲品。
 
也许很多人做梦也想不到,新华社有朝一日居然会从不少民众眼中的“五毛”转型为“汉奸”。在叶诗文被质疑时他们就已被认为“反击不力”,而这一机构在接踵而来的消极比赛事件中旗帜鲜明的“奥林匹克”立场,被认为是坐实了“汉奸”之名。无独有偶的是,包括央视芮姓主持在内的一众名人,这次也一改质疑西方的常态口径,开始大段引用“奥林匹克宪章”,传递体育的“普世价值”。
 
道理没错,但动机却引人遐思。这样的转型,其实并不难以理解。李永波赛前说“奥运有标准,就是金牌”,他没有意识到,在北京奥运和金牌第一之后,团部对金牌已逐渐脱敏,转而更重视体育价值观获世界认同。消极比赛事件中,官媒口径一致力挺奥运精神,其内在驱动力,不过是从一种国家利益转换为另一种国家利益。
 
公众所愤怒的,是中国代表团“对内残对外忍”的逻辑。“国家利益”的定义会变,但这种为了“国家利益”可以动辄牺牲个人权利的逻辑却不会变。仅就奥运而言,中国体育也将从“大国”向“强国”转型。不难想见,无论团部的处罚名单中是否会出现李永波的名字,王晓理和声称即将退役的于洋都将成为某种宣传典型,用来对外表明,这个国家的体育观念已经在和过去的“唯金牌论”进行切割。有人说,不必为于/王的命运多虑,她们对外背了黑锅,自会有体制内的补偿,但是,对于运动员而言,个人名誉何尝不应该被珍视如生命?
 
事件发生后,李永波及时道歉,承诺“不会逃避责任,该负的责任一定负”,与此同时却又大骂媒体和世界羽联,实有无奈迁怒之嫌。事实上,他只是尽职地履行了国家交付的责任,做了20多年来一直在做的事而已。在消极比赛之前,无论世界羽联还是中国团部,没有人告诉他这样做是危险的,没有人告诉他,身后的大部队正在撤退,转战别的战场。在缺乏梯度的处罚和速度过快的转型面前,李永波和他的弟子们一样,只剩惊诧、委屈和无所适从。
  评论这张
 
阅读(770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