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卡的足球剧场

没有比体育更真实有趣的戏剧了

 
 
 
 
 

日志

 
 
关于我
麦卡  

出生于上海,先后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与复旦大学新闻系,现居广州。长期为网易、凤凰网、东方早报、羊城晚报、东方体育日报、新京报等十余家主流媒体撰写评论。崇尚有理有趣的行文风格。

网易考拉推荐

奥运第2问:举重为何成为不可承受之重?   

2012-07-31 00:25: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景彪的不可承受之重 - 麦卡 - 麦卡的足球剧场
 
舆论给了吴景彪足够的善意和宽容,记者在镜头前给了他一个兄弟般的拥抱,只可惜,举重是一项必须逆行的运动,高压管理、闭目塞听和严苛的锦标主义才是催生举重冠军的不二法门。它的金牌的数量,注定和现代体育的发展程度成反比。 】

新闻背景:男子举重56公斤级决赛,中国选手吴景彪发挥失常,最终获得银牌。赛后面对电视采访镜头时,他情绪失控几度落泪,并鞠躬致歉,称自己“愧对祖国”。

赢了感谢国家,输了愧对国家。情绪失控的吴景彪说的是心里话。毕竟,举重作为一个非市场化的项目,运动员的所有生活、训练和比赛都由国家一手安排,他的使命也由国家交付——失去最志在必得的56公斤级金牌,“愧对祖国”就这样成了吴景彪的直觉反应。

赛后,他看上去一脸痛苦,但我相信,他比赛的时候更痛苦。失利之后他至少可以自由宣泄自己的情感,而在比赛整个过程,他都好像被恐惧的情绪裹挟,难以发挥正常水平。朝鲜队的B组战术正击中了他的心理软肋。由于B组比赛先于A组进行,发挥出色的朝鲜队员严润哲以293公斤的总成绩以逸待劳,这让吴景彪的压力倍增,乱了方寸。

一直以来,举重似乎都是社会主义国家苦孩子的专利。这项运动极为枯燥,又极需要心无旁骛,可以说,这一项目在某种程度上是“童子功”——运动员所见所想越少,越容易在此项目上出成绩。在这一点上,相比满心相信“金正恩将军赐我力量”的朝鲜选手,吴景彪明显吃亏。过多的瞻前顾后让他乱了手脚。

举重是最需要锦标主义和国家主义精神的运动,但吴景彪所处的时代却是割裂的,一方面,他们的竞技水平须依托于纯粹的锦标主义,另一方面,外部环境却已经越发纷繁复杂,更趋多元。这或是中国体育的幸运,却间接促成了中国举重运动员进退维谷的窘境。动辄出国的游泳运动员可以边享受国外的优渥条件边说出“金牌不重要,拿第二三四名也不错”这样与时俱进的时髦话时,吴景彪们却更多地想着如何以一枚金牌“报效祖国”,然后在老家的村子里为年迈的父母盖一座新房。

他们可能是中国代表团词汇最贫乏的一群人。“祖国”意味着他们的一切,生活,训练,比赛,奖励,未来,以及他们的词汇表。以至于在最百感交集万念俱灰的时刻,他所能想到的只有“愧对祖国”。只是,此时“祖国”的含义,较之20年前,已经丰富得多。

舆论对吴景彪已经给予足够的善意和宽容。记者甚至像心理医生一样安慰了他半天,更在镜头前给了他一个兄弟般的拥抱。只可惜,举重是一项必须与所谓“普世价值”逆行的运动,高压管理、闭目塞听和严苛的锦标主义才是催生举重冠军的不二法门。它的金牌的数量,注定和现代体育的发展程度成反比。这种别扭,间接地体现到了当天的决赛上,“我真的不懂为什么这样的比赛我竟然调动不起兴奋度来,身体有点不听使唤。”吴景彪和他的队友杨捷双双痛哭,恐怕不只是因为压力与失望,而更像是病人骤然失去长期依赖的药品之后的恐惧。

无锦标,不举重。吴景彪的名字就是这种悖反的最好隐喻。他所痛哭的,恐怕不只是那枚失去的金牌,亦是那个正在远去的,虽然痛苦却可以保持专注的蒙昧年代。当锦标主义开始变质,国家主义的精神兴奋剂逐渐失效,举重就这样成了不可承受之重。
  评论这张
 
阅读(19898)|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