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卡的足球剧场

没有比体育更真实有趣的戏剧了

 
 
 
 
 

日志

 
 
关于我
麦卡  

出生于上海,先后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与复旦大学新闻系,现居广州。长期为网易、凤凰网、东方早报、羊城晚报、东方体育日报、新京报等十余家主流媒体撰写评论。崇尚有理有趣的行文风格。

网易考拉推荐

杯剧#16: 西班牙的司机驾着克鲁伊夫的梦   

2012-07-02 16:35: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班牙的司机驾着克鲁伊夫的梦 - 麦卡 - 麦卡的足球剧场
 
克鲁伊夫的儿子叫约迪·克鲁伊夫,他的血脉在他身上流淌。而此刻在基辅,在另一个约迪的身上,他的足球生命同样得到延续,甚至升华。与其说西班牙足球是一种革命,不如说那是一种传承。

(一)

普兰德利本场的变阵,褒者赞他敢于在决赛以强攻开局,勇气可嘉;贬者则认为他过于冒进,和勒夫在半决赛犯了相同的毛病。其实这两种评价都是误会了他。普兰德利选择变阵,更多是出于力不从心的无奈,而非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气概。

他最大的顾虑是体能。同样在淘汰赛打了一次加时一次点球,意大利比西班牙少休息一天,何况西班牙的控球打法对体能的消耗量更小。普兰德利这次打了和穆里尼奥一样的如意算盘,即通过强攻先进一个,然后再增补防守,将对手拉入自己的节奏。然而,开场不久的失球打乱了普帅的全盘计划,结果一招错步步错,意大利队沦入皇马0比5输巴萨那一场的情形。

意大利队一度在控球率上领先,殊不知这才是危险的先兆。控球率高的西班牙可怕,其实控球率低的西班牙更可怕。前一种情况下,对手往往会压缩防线,让缺乏纵向短程突破能力的西班牙有无处下口的感觉;而在后一种情况下,对手控球越多,就意味着被抢断的机会越多,身后的空间就越大,被断球打反击的几率就越高。

西班牙在决赛上半场之所以能够突然提速,不是因为他们之前隐藏了实力,而是因为意大利人解放了他们。全世界都知道西班牙人最擅长钝刀割肉,却忘了他们手里的刀,不止这一把。

(二)

胜负其实在第一球出现时就已经决定了。过去70场各类比赛,但凡西班牙队先进球,他们全部都赢了。因为他们对足球的控制力,更因为对手被迫压上进攻之后,往往落入西班牙更喜欢的套路。西班牙的足球有如广东人煲汤,只消沸腾一次,然后就可以直接转入文火,慢炖细熬。

对于意大利队而言,输一个和输四个,其实并无太大分别。事实上,大部分强强对话(起码实力相对接近)中出现的悬殊比分都不值一提,差距其实都只在第一球而已。落后的一方势必变得偏攻轻守,在强弱一线之间的较量中,这一球之差,足以颠覆全局。

当然,意大利和西班牙的这“一球差距”,仍然非常可观。西班牙已经990分钟淘汰赛不失球,要攻破他们的球门,难度极大。击败西班牙的最好机会,意大利其实在小组赛第一场时就已错过。

理论上,距离击败西班牙最近的球队还是得算葡萄牙。他们很好地山寨了穆里尼奥带皇马打巴萨的战法,毫不惜力的多点逼抢、高效果决的反击传球、快速的边路进攻,以及定位球。

可惜,C罗最需要的皇马伙伴却在另一头。西班牙没有巴萨梅西的尖锐,但却获得了阿隆索、拉莫斯和卡西的稳定。比利亚和普约尔的缺席曾被认为是西班牙最大的利空消息,事实上却省去了博斯克的战术纠结,坚定了打无中锋战术的决心。第一联赛的西甲,拱卫了西班牙的第一地位。

2008年欧洲杯,西班牙平均33脚传球制造一次射门。2010年世界杯,这个数字变成44。今年,58。他们在本届欧洲杯上共传了3417脚球,其中1530脚是传回给之前传球的队友。精彩程度也许在下降,但稳定程度却在提高。博斯克望“锋”息心的结果,是这支西班牙队更令人望峰息心。

(三)

无论你管西班牙的足球叫什么,tiki-taka也好,闷锅足球也罢,他们有能力这么踢,也有权利这么踢。将场面沉闷归咎于一家有失公平,看看决赛上半场,西班牙的表现是否激动人心,同样取决于他们的对手。抢不走他们脚下的皮球,他们的对手应该反省,而非一味迁怒于西班牙人的天才。

这一夜,意大利人的悲壮无奈和西班牙人的从容写意都令人难忘。但是,我更好奇的是一个荷兰人的表情。约翰·克鲁伊夫,近40年前,他在荷兰首次演绎全攻全守,然而碍于荷兰人的高大身材和不羁个性,每每与冠军奖杯擦肩,近20年前,他将自己的战术带到加泰罗尼亚,在那儿,他以足球教父的身份,近乎偏执地传授自己的足球理念。直到现在,以巴萨为主要班底之一的西班牙人以罕见的技术和团结,填补了全攻全守当年仅有的短板,终成俾视天下的屠龙之技。

第41分钟,当新加盟巴塞罗那的后卫约尔迪·阿尔巴从后场神速杀到禁区前破门时,克鲁伊夫心头会否有别样的感受?克鲁伊夫的儿子叫约迪·克鲁伊夫,他的血脉在他身上流淌。而此刻在基辅,在另一个约迪的身上,他的足球生命同样得到延续,甚至升华。

没有前锋,每个人都可以是前锋。与其说西班牙足球是一种革命,不如说那是一种传承。

38年前那场决赛之后,人们这样不无伤感地谈论克鲁伊夫和他的足球:“他不属于现在,他的足球属于未来。”38年后,克鲁伊夫在球场上的预言,终于美梦成真。
  评论这张
 
阅读(2189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