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卡的足球剧场

没有比体育更真实有趣的戏剧了

 
 
 
 
 

日志

 
 
关于我
麦卡  

出生于上海,先后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与复旦大学新闻系,现居广州。长期为网易、凤凰网、东方早报、羊城晚报、东方体育日报、新京报等十余家主流媒体撰写评论。崇尚有理有趣的行文风格。

网易考拉推荐

维尔顿之死浓缩印地赛车百年  

2011-10-19 01:28: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维尔顿之死,浓缩印地赛车百年 - 麦卡 - 麦卡的博客


【欧洲人看重规则技术的与时俱进,美国人却更在乎速度和耐力的原始极限。F1赛车和印地赛车悬殊的死亡率背后,是欧洲人和美国人价值观和体育审美的大异其趣。】


发生在印地车世锦赛的悲剧引来世界关注。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收官战发生了一起15车连撞的事故中,两届印地车赛冠军维尔顿的赛车腾空而起,以360公里的时速撞上围墙,不幸殒命。

此时,距离印地500赛事的开创,刚好100年。几个月前,维尔顿刚刚加冕百年印地500的冠军。

1911年,当40辆赛车第一次驶上印地安纳波利斯赛道时,没有人想到印地500会成为位列全美第一和世界前三的赛车盛会,没有人想到它会拥有40万的现场观众和仅次于超级碗的电视观众,没有人想到它会通过全方位的转播技术,提供各种充满刺激性的视角。100年前,人们甚至不知道第一届印地500的真正冠军是谁——由于缺乏技术支持,面对40辆赛车的车队和为时6小时42分钟的比赛,当时的即时排位只能通过评委人工统计,由于期间有赛车在比赛中失控冲向评委会,四散奔逃的评委根本无暇记录排位。

从第一届的时速75公里到如今的时速360公里,唯有死亡不变。100年前的首场比赛中,1人在撞车中身亡,6人入院治疗。100年后,维尔顿的悲剧再次提醒世人,印地500始终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赛道赛车项目。它和达喀尔拉力赛不同,后者虽然死亡率更高,但大多基于政治、地理和环境气候等非速度原因。印地500是世界上死亡率最高的速度游戏,最近6年已有三位车手死在赛道上。它和F1亦不同,后者的车手零死亡纪录已经保持了17年。而且,F1是为期8个月19站的系列赛,印地500只比一天!后者的危险性不言而喻。

相仿的时速,是什么造就了如此巨大的差异?

是赛道差异。F1的赛道多短距离环形弯道,强迫车手减速过弯,F1比赛中的过弯时速往往小于100公里,而印地500赛道采用的是经典的向内倾斜的卵形,过弯时极少减速,相反还容易加速。就像一位印地500车队工程师所说:“没人会在这个赛场上大力刹车,我只听说过人们在F1赛道上踩刹车,但绝不是在这里。”

是设备差异。F1的赛车四周布满保护高性能复合材料制成的保护气垫,印地500却还基本保持着100年前“价廉物美”的本色;F1设置了长达数十米的缓冲保护带和有助于减速的护栏网和橡胶轮胎群,印地500却只有冰冷的水泥墙。

更是赛事主办方的定位和价值取向的背道而驰。F1崇尚技术和制度,更以人为本,塞纳出事的伊莫拉塔姆布雷罗弯道在那之后被取直,在观赏性和安全性之间,F1选择后者,并为此不间断地进行技术和规则的改良;而印地500则基本保持着百年前的原始粗砺,车手如同斗兽场中的角斗士,为了金钱,为了享受万众景仰的瞬间而与死神共骑。40万印地的现场观众亦不同于F1车迷,他们不关注战术和细节——就像Charles Leerhsen在讲述印地500百年史的《血与烟》一书中描述的那样,“他们只是沉迷于生死交织的不确定性所带来的巨大刺激之中”。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F1总是和美国人气场不和
,F1在这儿颠沛流离几易赛址。至于2006年在印第安纳波利斯赛道的闹剧,看似是米其林和F1主办方的“内部矛盾”,其实双方都只是按照欧洲人的死板脾性,苛守自己的行业规则而已。最终,米其林找到了退出F1的借口,而早就对F1不耐烦的印第赛道,何尝不是借此找到了分手的理由。

归根到底,上述差异可以归因于欧洲人和美国人大异其趣的价值观。在对待运动的审美态度上,后者更趋“简单粗暴”,更强调直接的物理接触由此给观众带来的感官刺激。所以他们对F1复杂的进站战术和赛车调校技术提不起兴趣,更喜欢直接跑上个200圈、险象环生随时可能上演真实版“死神来了”戏码的印地500。对于他们而言,F1更像某种棋类运动,而印地500的赛场上充满了金属碰撞和车胎发出的焦味,恍如战场。

欧洲人看重规则和技术的与时俱进,美国人却更在乎竞争的尖峰体验,更追求速度和耐力的原始极限。难怪亨利·福特会说,“想要在美国把车卖出去,那就先让它们来场比赛。”

每个美国人心中都有一辆车,车里都坐着一个詹姆斯·迪恩,以200公里以上的速度飞驰在加州的高速公路上。

丹·维尔顿虽然是英国人,但他在印地赛道上的这一生却很美国。在出事之前几个月,这个外表俊朗的年轻人刚在最后一刻戏剧性地夺得印地500第100周年的冠军——一如詹姆斯·迪恩在生命的最后一年,连续上演三部银幕杰作。

百年之后,F1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印地500和它的却还是最初的模样。100年前,印地车手们在比赛前夜下注打赌,猜谁的妻子会在第二天变成寡妇。100年后,最大的变化仅仅在于,维尔顿的妻子可以通过电视直播,第一时间获知这场赌局的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139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