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卡的足球剧场

没有比体育更真实有趣的戏剧了

 
 
 
 
 

日志

 
 
关于我
麦卡  

出生于上海,先后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与复旦大学新闻系,现居广州。长期为网易、凤凰网、东方早报、羊城晚报、东方体育日报、新京报等十余家主流媒体撰写评论。崇尚有理有趣的行文风格。

网易考拉推荐

张尚武悲剧,是自毁更是“他毁”  

2011-07-16 09:44: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尚武悲剧,是自毁更是“他毁” - 麦卡 - 麦卡的足球剧场
  
我不赞同凡事将责任推给体制,毕竟个人意志和个人选择在这个时代的比重已经高于以往,但同时必须看到的是,在某些环境下,人的权定权仍然是极为渺小的。摆在张尚武面前的所谓“个人选择”,不是外界眼中冠冕堂皇的“勇攀体育高峰”和“读书自立自强”之间的选择,而是继续做举国体制流水线上一台被无限磨损直到报废的机器,或者滚蛋。

前世界大运会冠军张尚武被网友发现在北京地铁卖艺乞讨。和此前的多则世界冠军落魄境遇的报道不同,舆论对张尚武并没有给予过多同情,原因是他曾因连续盗窃入狱、退役后拒绝读书、为人处世态度消极,很多人认为他是自作自受,更有评论指出,张尚武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谚语说“路是自己走的,脚底的泡是自己磨的”,话是不错,但前提是得先搞清楚,走的是寻常路还是火坑,是自己选的还是被人推的。我不赞同凡事将责任推给体制,毕竟个人意志和个人选择在这个时代的比重已经高于以往,但同时必须看到的是,在某些环境下,人的决定权仍然是极为渺小的,多少“个人选择”,其实是“被选择”,多少自我戕害,其实是逼上梁山。偷窃固然是无可辩驳的犯罪行为,但他已经为此付出三年牢狱的代价,若要以偷窃作论据来判定他的人生只是“自作孽”,实属一叶障目。

不妨来看看张尚武的“个人悲剧”,到底是什么原因。

2002年1月,刚参加完比利时体操世锦赛的张尚武在一次训练中左脚跟踺断裂,因伤退出国家队,彻底失去参加雅典奥运会的机会。休养10个月后,他回到河北省体操队,此前有报道称,受伤后的张尚武“意志消沉”,不久之后即告退役,他没有接受河北省安排他去读书的计划,而是领了3万元的退役金,独自离开。

在很多人看来,这是他自我放弃的证明,好像如果他能够坚持下去,一切都会不同。

确实如此,因为他的命运可能会变得更为悲惨。张尚武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透露,在自己回到省队之后,“教练并未顾及我的伤情,不让我练强项吊环,而是去练全能项目和直体两周加转720度悬空翻的超E组难度动作,即便我受伤前都无法成功。不是我吃不了苦,而是我受伤病困扰,动作难度太大。”

跟腱断裂之后尝试高难度动作,轻则复发,重则残废,可是这样的常识,专家和教练们不但视若无睹,还要欲盖弥彰。张尚武曾经的教练,现任河北省体育局体操举重柔道运动管理中心体操男队主教练范红斌就回忆说:“当时我们大家都想保住他的成绩,想帮他发挥最大的潜能……”——和张尚武的话两相印证,这番“好意”险峻的言下之意,不言自明。

张尚武没有继续职业生涯,也没有选择读书,后者成了外界对他吝于同情的又一原因。但他真的有选择权吗?“省队的领导告诉我,想要读书,先得练习全能项目,至于练多久,取得什么成绩,都未提及。”张尚武因此感到寒心,与领导和教练的关系进一步恶化。

摆在张尚武面前的所谓”个人选择“,不是冠冕堂皇的“勇攀体育高峰”和“读书自立自强”之间的选择,而是继续做举国体制流水线上一台被无限磨损直到报废的机器,或者滚蛋。张尚武偷了几万元钱,却被偷了整整十年的人生。张尚武的人生悲剧,固然有其自身的因素,但是体制原因在其中起到的负面作用,同样不是一句“个人选择”就可以撇清的。

在张尚武身后,恕我没有看到传说中“一直给他机会”的组织。他的教练只想保住他的成绩,却没想过保住他的健康,他的队友先是把他视为竞争对手,然后是可以同情的失败者,而现在,又把他当作自身利益潜在的威胁者。比如邢傲伟,这位奥运会冠军在接受采访时先是表达了同情,然后他说了什么?他在谈论“昔日冠军沦落到街头卖艺,可能会对体操界带来不利影响”的“忧思”——如此具有“大局观”,真无愧为体制的宠儿。

张尚武在地铁乞讨被曝光后,外界在热火朝天地讨论如何设立基金和培训项目,帮助职业转型期的运动员,提供就业方面的帮助和指导,在讨论运动员的退役保障机制和商业保险制度应如何完善,在讨论如何避免下一个邹春兰、艾冬梅、才力和张尚武的出现。

我想说的是,这些关于未来的设想都很理性建设性,但放在现阶段讨论,实在有点“何不食肉糜”的味道。现在的问题不是选择不够多,不够好,而是根本没有选择。连最基本的健康、读书和话语的权利都不能得到保证,连有尊严地退役都要受到体制内利益集团的胁迫和阻挠,退役保障机制纯属奢谈。

很少有人能像刑傲伟那样,站上奥运的领奖台,成为举国体制的机器上一枚擦得锃亮的零件,也很少有人能像桑兰那样,用十年的时间哑忍,去积累相关知识和材料,向法庭争取自己的利益和迟到的公正 。在体操这项高危项目中,更多的人,他们悄悄地来,悄悄地走,挥一挥手,带走满身伤痕,少得可怜的教育基础,被变相剥夺的话语权,和远不足以偿付未来的退役金。如果张尚武这位前大运会冠军乞讨的地点不在北京而在深圳,很可能已经在”迎接大运会“行动中被当做高危人群清理出城了。

试想,如果教练不唯成绩论,让张尚武在地方队和能力范围内发挥余热,如果领导放行,让他获得受教育和职业培训的机会,张尚武的人生即便不会就此阳光灿烂,至少离犯罪的道路会远一点。如果体操界继续唯成绩论的思路和威权家长制的作风,即便张尚武可以如人们所期待的那样因为这次社会关注而获得扶助,回到正常的人生轨道,未来也会有人遭遇和他相似的处境。

很多年前,刚入体操队的张尚武可能听前辈说过这样一句话:“未来要靠自己的双手去打拼。”多年后,在北京地铁的出口,他果然用双手将自己托离地面,小心翼翼地让跟腱断裂的脚悬空,一遍又一遍做着“只有冠军能做”的托马斯全旋。周遭有此起彼伏的掌声,有闪光灯闪烁,还有钱币的碰撞声。

这一刻,恍如夺冠。
  评论这张
 
阅读(21145)|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