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卡的足球剧场

没有比体育更真实有趣的戏剧了

 
 
 
 
 

日志

 
 
关于我
麦卡  

出生于上海,先后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与复旦大学新闻系,现居广州。长期为网易、凤凰网、东方早报、羊城晚报、东方体育日报、新京报等十余家主流媒体撰写评论。崇尚有理有趣的行文风格。

网易考拉推荐

丽江巡防队VS短道速滑队:当“滥用职权”遇上“滥用职权”  

2011-06-08 12:05: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丽江巡防队VS短道速滑队:当“滥用职权”遇上“滥用职权” - 麦卡 - 麦卡的体育剧场
 
在丽江方面公开道歉之后,有短道速滑队员表示不接受,“凭什么道歉就完事了?他们这是滥用职权。”只是,在这一事件中“滥用职权”的真的只是巡防队员么?

(刊于6月8日《新京报》)

短道速滑一行十多人深夜在丽江被一群保安打伤。据多方消息源综合来看,双方都有过激行为,有运动员酒后在街上喧哗遭当地居民投诉,协防人员询问情况,双方一言不和大打出手,上演了一出强龙难压地头蛇的戏码。

身着制服保安一方的过错是显然的,本应克制情绪并行劝说协调之职,结果却借绝对的人数优势成为全武行的主角和胜者,无论如何都有反应过激、滥用职权之嫌,无须赘言。在这里只想说说短道速滑队员在事件中的表现。

确切地说,是事件发生之后的表现。酒后闹事虽然扰乱社会治安,对于这群正值当“打”之年血气方刚的运动员而言,虽然有错,尚可理解。反倒是打斗之后一些运动员在清醒的状态下说出的话让人觉得更为刺耳。

据报道,王蒙在接受公安机关相关处理时说:“你知道我是人大代表,我们都是世界冠军吗?”而在医院里,运动员亦以世界冠军的名义要求“必须入住单人间”。无论从哪种语境来听这些话,恕我所能想到的只有颐指气使的傲慢。而且,与其说这样的傲慢来自于情绪激动的口不择言,不如说是长期以来“高人一等”的特权意识的自然流露。不难想见,正是这样一种特权意识之下的傲慢,在群殴事件中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

而且,从赛后,不,从群殴事件后的表现来看,这种傲慢还在继续。丽江当地警方公开赔礼道歉,并且开始对事件进行全面调查,与此同时,短道速滑队员们却还在微博上“申冤”,对己方的过错视而不见,更别提在微博上收回和澄清对医院“见死不救”的错误指责了。迄今唯一勉强算得上“反躬自省”的,还是该队教练送给醉酒队员的一记耳光。

比错误更要命的是不懂反省错误。凡事要求特殊对待,得不到满足就像吃了大亏;遇事一味指责他人,却选择性忽视自身的过错。在丽江方面公开道歉之后,有短道速滑队员表示不接受,“凭什么道歉就完事了?他们这是滥用职权。”

“滥用职权”的恐怕不只是巡防队员。王蒙们以世界冠军身份要求特殊待遇,凭借人脉关系夸大事实,抢占舆论和道德制高点,在某种程度上同样羁越了运动员的“职权”范围。事实上,他们确实因此赢下一程——丽江方面的快速反应和公开道歉,都与速滑队员的国家队队员和世界冠军的身份难脱干系。也许,队员们应该像队友周洋在领奖台上那样,也来一句“感谢国家”。

当王蒙们在丽江深夜的街头遇到巡防队员涉嫌“滥用职权”时,他们是弱势的一方。当王蒙们在微博上“血泪控诉”时,没有话语权的巡防队员转而成为弱势的一方。只不过,强弱都是相对的,两者的权力都来自于国家机器,而对于你我这种丽江的普通游客来说,无论巡防队员还是短道速滑队,哪个都伤不起,所以建议半夜还是乖乖呆在房间里,这样比较安全。
  评论这张
 
阅读(36846)|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