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卡的足球剧场

没有比体育更真实有趣的戏剧了

 
 
 
 
 

日志

 
 
关于我
麦卡  

出生于上海,先后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与复旦大学新闻系,现居广州。长期为网易、凤凰网、东方早报、羊城晚报、东方体育日报、新京报等十余家主流媒体撰写评论。崇尚有理有趣的行文风格。

网易考拉推荐

取证难,公正更难  

2011-01-21 02:03: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勇“进去”一周年刚过没多久,扫赌风暴方兴未艾,韦迪最近又有新举措:足协将在今年成立“假赌黑监管委员会”,这一计划已经上报总局。这一构想最大的特别之处在于,监管委员会成立之后,足协界定假球将无需证据。按照韦迪的设想,只要监管委员会觉得一场比赛“像”假球,就可以作出处罚,第一次黄牌,第二次就将是降级或更重的处罚。

和之前的“国奥打联赛”等设想一样,韦迪的想法不无天马行空的色彩,却又难说不是基于国情和实际情况。认定假球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取证难度大、成本高、耗时长,且不说足协没有这方面的资源和能力,就连司法介入也未能免俗。扫赌一年过后对于南勇、杨一民的调查还未告结束,就是证明。

韦迪的出发点不无道理,但做法却一如既往地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一方面,如果按照韦迪的构想,监管委员会认定假球的权力是无限的,判断假球的依据是可以“莫须有”,那么这种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判断基准,有可能震慑过度,营造出一种恐怖氛围,反而将联赛氛围推向另一个人人自危的极端。

另一方面,监管委员会获得了很大的权力,也就获得了很大的权力寻租的空间,谁来监管监管委员会,这又成了一个问题。仅凭几个足协官员组成的监管会和足协长久以来脆弱的信用度,要想做到公平公正公开“以德服人”,难度可想而知。

国足眼下正打算师从西班牙,韦氏监管会的创意也来自西班牙的“竞技委员会”。这个足协下属的机构作为假球的第一道防火墙,调查过希洪假球案和巴萨皇马“世纪大战”中的球迷骚乱等事件。但是它能力有限,权力更有限,所以它在希洪假球案中很快将调查移交给了司法机关。

确实,无论是足协还是未来的联赛管理委员会,它们拥有行规的制定权。但将西班牙足协的做法照搬甚至放大到中超,并不妥当。除了权力范围的不同之外,恐怕韦迪自己也清楚,中超不健全的市场化才是问题根源。就像他所说,“几年过后,当俱乐部遇到困难的时候,难免会想一些非正常的办法,必须从现在就开始防微杜渐。”——俱乐部一遇困难就想非正常办法,这和畸形的市场环境难脱干系。

此外,就算改善联赛环境非一朝一夕之功,韦迪并非没有更好的借鉴对象。比如证券市场采用的“举证责任倒置”的制度。证券市场和足球联赛有一定的相似之处,即对于造假的取证和认定难度巨大,举证责任倒置制度所针对的正是这一点:它要求举证责任在辩方,而非控方。“辩方举证”的基本含义是,在监管部门认定存在不当的证券交易行为且缺乏确实证据的条件下,监管部门可以作为控方要求被怀疑的行为者努力收集并列举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如若辩方不能列举足够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则将承担应有的法律责任。

也就是说,当足协或监管会对一场比赛产生怀疑时,比赛双方就有义务证明自己没打假球,比如公开一段时间内的帐目和行动纪录等,还得自找证人。这既在某种程度上弥补了足协能力上的缺陷,另一方面也是一种对足协权力的制衡,从而让辩方获得自证的机会,实现一种相对的公正。

取证难,公正更难,放弃公正却很容易,尤其是本着正义之名。管委会怎么管,韦迪真的想清楚了么?
  评论这张
 
阅读(1414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