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卡的足球剧场

没有比体育更真实有趣的戏剧了

 
 
 
 
 

日志

 
 
关于我
麦卡  

出生于上海,先后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与复旦大学新闻系,现居广州。长期为网易、凤凰网、东方早报、羊城晚报、东方体育日报、新京报等十余家主流媒体撰写评论。崇尚有理有趣的行文风格。

网易考拉推荐

如何保护梅西这幅名画?  

2010-09-21 09:4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何保护梅西这幅名画? - 麦卡 - 麦卡的足球剧场
 
今年1月,一位妇女参观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时不小心摔倒,情急之下她伸手一抓,结果把一幅画的画布右下方拉得裂开15厘米——很不巧,这副画是毕加索的名作《演员》,价值1.3亿美元。

乌伊法鲁西对这位女士的遭遇一定心有戚戚焉。这个长发飘飘的捷克人现在成了全球巴萨粉丝与阿迷的众矢之的,因为他伤到了当今足坛的第一名画,梅西。

梅西挨到的这触目惊心的一脚,将一个残酷的现实重新展现在人们面前:为什么最好的球员一直在遭罪?卡卡、罗本、C罗、法布雷加斯、鲁尼、伊涅斯塔……和梅西一样,他们要么正在养伤,要么伤愈未久。唯一的好消息也许在于,比起普通球员,由于具有丰富的挨踢经验,他们退役之后转行IT界的职业前景要广阔得多。

在这个时代,身为名画的压力是很大的,会被小脑不发达的女人抓坏,会被居心叵测的坏人偷走,还要防备随时可能伸来的无数双渴望与之一亲芳泽的黄油手。同样是在这个时代,做进攻球员难,做名进攻球员更难。1986年世界杯上马拉多纳连过五人攻陷英格兰,换来的是英格兰绅士真诚的赞美,2006-07赛季,梅西在对赫塔菲的国王杯比赛中同样连过五人进球,赫塔菲主帅赛后却在更衣室里对球员暴跳如雷:“你们难道就不知道把他放倒?!”当动作速率越来越大,当战术犯规已经成为球场上后卫的常识,梅西们遇上这样的后卫,确实像毕加索的名画一样岌岌可危。

毫无疑问,球员需要保护。但是,如何保护却是个令人头痛的操作问题。

最首当其冲的问题就很难解决,那就是犯规者的行为是否恶意。在持球状态和非战术犯规的情况下,这一点往往很难得出定论。乌伊法鲁西被口诛笔伐得不善,但没有人有充分的证据断言他那一脚系出故意,而不是因为双方动作速率的差异所导致的偶然错位。

2002年阿根廷人杜舍尔因为铲伤贝克汉姆被批得狗血淋头,当时马拉多纳就说:““我们在讨论这件事的时候首先要考虑的是杜舍尔是否有意为之,而我并不认为他对贝克汗姆怀有恶意。”根据疑罪从无的普适原则,马拉多纳对同胞的辩护很难被反驳——除非杜舍尔像当年的“毕尔巴鄂屠夫”戈耶科切亚,此人将老马铲伤病床一百多天,事后还把犯规时穿着的球鞋当宝贝放进家里的玻璃陈列柜台。即便如此,要不是早已恶名远播,姿态又太张扬,戈耶科切亚也很难被轻易被定罪,本无须坐上16个月的球监。

判断动机是否恶意的难度很大,在比赛节奏越来越快的球场上,除非是在非持球状态下被犯规,比如基恩对哈兰德的伤害,或者像世界杯决赛德容揣向阿隆索那当胸一脚那么动机昭然,大部分的犯规处于动机暧昧含糊的灰色地带。惨烈如达席尔瓦,就算温格为要求终身禁赛喊破了嗓子,犯规者泰勒也只是被禁赛三场而已。

收紧判罚尺度是必要的,某种程度而言,犯规者的动作是在宽松的执法环境下被潜移默化纵容的结果。但是,判罚尺度亦非决定性的因素,否则就难以解释,何以相对严格执法的西甲出现的伤害案例,比之宽松的英超丝毫不遑多让。一味强调严格执法,增加犯规成本,防守队员的行为固然会被约束,但进攻球员的假摔诈伤却会相应增多,又或者判罚尺度过于偏袒大牌进攻球员,其结果都是形成另一种不公平,过去几个赛季的欧冠赛场上,普拉蒂尼推行的“艺术足球保护政策”是非不断,便是明证。

此外,由于受伤者的巨星身份,或者惨烈的受伤场面激起舆论的巨大同情,犯规者很容易被外界加上莫须有的道德审判,在这种情况下,球场上的“施害者”转化成场外舆论的受害者,也只是分秒之间的事。就像杜舍尔当年铲伤贝克汉姆之后抱怨的那样:“我最大的错误就是铲倒了贝克汉姆,如果那只是一名普通球员,那么什么事儿都没有!这就是一桩再普通不过的球场意外!”

乌伊法鲁西和杜舍尔一样倒霉,因为他踢到的不巧是梅西,而且现代科技昌明,马卡报居然还动用了电脑拼贴技术完美还原了犯规现场,梅西那条被铲成Lionel第一个字母形状的脚踝不知道让多少女粉丝哭到梨花带雨。但是,乌伊法鲁西还是比杜舍尔幸运,因为他踢到的碰巧是梅西——要不是梅西从小发育不良,多年来的荷尔蒙调节影响了骨头和肌肉的不平衡性,生成了大量“耐踢”的软骨,这一脚的结果就绝不是奇迹般的“韧带二级扭伤”那么简单了,而他则不免沦为更大号的全民公敌。

足球场不是博物馆,对球员的保护是必要的,但如果像对待艺术品一样将“艺术足球”放进保护器皿用围栏层层圈起,效果恐怕只会适得其反。“是的,我的腿断了,但这是现代足球正常的职业风险。”当时还躺在病床上的达席尔瓦这样为犯规者马丁·泰勒辩护,与此同时,后者正收到雪片般的死亡威胁信笺。职业风险并不仅属于受伤者。场上的判罚尺度难以把握,场下的道德审判又太简单,现在,面临职业风险的其实是球场上的所有人。
  评论这张
 
阅读(1155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