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卡的足球剧场

没有比体育更真实有趣的戏剧了

 
 
 
 
 

日志

 
 
关于我
麦卡  

出生于上海,先后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与复旦大学新闻系,现居广州。长期为网易、凤凰网、东方早报、羊城晚报、东方体育日报、新京报等十余家主流媒体撰写评论。崇尚有理有趣的行文风格。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杯戏剧化#20】荷兰活着,荷兰死了  

2010-07-07 07:00: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克鲁伊夫等来了一部科幻恐怖小说《荷兰肯斯坦》 - 麦卡 - 麦卡的足球剧场
 

荷兰队有权变成一个现实主义者,不再坚持自己的主张,不再受毫无成本的追捧与世俗价值观的束缚,去追求自己的目标。但作为中立球迷,亦有权表达自己的失望,尤其是置于这一届世界杯整体沉闷和争议不断的大背景之下,这种失望被放大了——与其说人们对荷兰队失望,不如说对整届南非世界杯的质量失望。】

如果每场淘汰赛只比最后10分钟,我毫不怀疑顽强的乌拉圭人会捧起世界杯。最后10分钟,他们顶着误判终结了韩国;最后1分钟,苏亚雷斯舍身取“不义”牺牲自己换来全队的起死回生;又一个最后1分钟,佩雷拉的进球让荷兰人心惊胆战到最后一秒,只是这一次终于功亏一篑。

上半场,这本是一场男人之间的较量。他们比的是谁射得更远。只可惜,就像《杀出个黎明》一样,它终于还是无可避免地从前半部分黄沙漫卷的公路片,完成了向恐怖片的转型。

弗兰足够恐怖,他不像弗兰,倒更像“科学怪人”造出的著名怪物弗兰肯斯坦。但是,比两届欧洲金靴更像弗兰肯斯坦的,是他对面的荷兰。

留在最多人记忆中的那支全攻全守傲慢放荡又无比天才的荷兰队已经死了。近200年前雪莱夫人笔下的弗兰肯斯坦(史上第一部真正意义的科幻小说中的主角),它是拼凑而成的“人”,即便每块肉看上去再鲜活,怎么看都不像一个整体——一如现在的这支荷兰,哪怕有罗本、斯内德、范德法特和范佩西这些才子,都无法打出任何可望当年项背的整体进攻,取而代之的,是他们和弗兰肯斯坦一样,拥有了击败敌人的奇异力量。

本场过后,荷兰队近25场不败,今年10场全胜,并且保持了1974年连挑南美三强不失一球的“南美杀手”的本色。他们也许浑身都是刀疤和缝合线,也许看上去丑陋,但他们总是有办法获取胜利,哪怕这胜利距离美丽的1974和1978,早已恍若隔世。淘汰斯洛伐克,只有罗本的制胜球可以让人提神片刻;淘汰巴西,靠的是斯内德的头球和对方阵中梅洛变节般的表现;今晨淘汰乌拉圭一役,靠的依然是毫无配合可言的进球——而这甚至已是他们迄今最精彩的一场淘汰赛,为时半小时,还是被混不吝的乌拉圭人给逼出来的。

三个进球均为中柱弹入,这就是命数。这命数对乌拉圭残酷,对还想着飞翔的荷兰人又何尝不残酷?他们32年来第一次杀回决赛,付出的代价却是自身的面目全非。全攻全守换成了实用足球,飞翔的翅膀换成了伐木的轮机,克鲁伊夫内斯肯斯和伦森布林克的飘飘长发,换成了罗本斯内德们锃亮的光头。荷兰人先对自己的悲情历史进行了自裁,然后无情地裁决了这个世界。

博斯曼法案令荷兰赖以为豪的青训系统优势尽丧,也让极其依赖长期磨合和人才储备的荷兰失去了坚守全攻全守的资本。除却1988的短暂荣耀,荷兰足球这32年,是饱受失败折磨的32年,是理想主义屡遭现实嘲弄的32年,是“无冕之王”从最高褒扬变作无情暗讽的32年。就像弗兰肯斯坦一样,世界施予它的现实痛苦,最终把它变成了自己所憎恶的东西,一个最终毁掉它的创造者的东西。

弗兰肯斯坦抛弃了善良的心,它选择了杀戮;“荷兰肯斯坦”抛弃了对美的执着,它选择了双后腰和定位球。他们获得了回报:前者得到了复仇的快感,后者接近了荣耀的巅峰。而他们唯一无法战胜的敌人,也许只是一面镜子。

荷兰队有权变成一个现实主义者,不再坚持自己的主张,不再受毫无成本的追捧——真见过全攻全守的又有几人——和世俗价值观的束缚,去追求自己的目标。但作为中立球迷,亦有权表达自己的失望,尤其是置于这一届世界杯整体沉闷和争议不断的大背景之下,这种失望被放大了——与其说人们对荷兰队失望,不如说对整届南非世界杯的质量失望。换言之,哥骂的不是荷兰,而是这整届乌央乌央的南非世界杯。

比荷兰更恐怖的是裁判无远弗界的阴影。身处越位位置的范佩西虽未触球,却干扰了守门员的视线,斯内德的进球却被判有效。又一次误判,又一次打破僵局,又一次决定结局。佩雷拉的终场进球没能改变结局,但至少封住某些人的悠悠之口,他们无法再像对待英格兰和墨西哥一样,简单地用比分的加减法来证明这是一次“无关痛痒”的误判。

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连解说员都对这次争议判罚选择性无视地三缄其口。大家都已经习惯了沉默,就像他们已经习惯了一朵活色生香的郁金香,变成一堆塑料花。

这一夜,弗兰不是弗兰肯斯坦,和他同月同日生的范马尔维克却把荷兰变成了“荷兰肯斯坦”。更确切地说,是一个日渐庞大却又功利的足球世界把荷兰变成了如今的怪物。从1974到2010,美丽不再是足球的一部分,全攻全守不再是荷兰足球的一部分,与此同时,博弈和阴谋变成了足球的大部分,而利益和冠军变成了世界杯的全部。

现在,带着世界留给自己的满身伤疤,“荷兰肯斯坦”杀回世界杯决赛。伟大的荷兰教父约翰·克鲁伊夫等了足足32年,遗憾的是,他等来的不是一部伟大史诗,却是一部科幻恐怖小说。
  评论这张
 
阅读(9670)|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