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卡的足球剧场

没有比体育更真实有趣的戏剧了

 
 
 
 
 

日志

 
 
关于我
麦卡  

出生于上海,先后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与复旦大学新闻系,现居广州。长期为网易、凤凰网、东方早报、羊城晚报、东方体育日报、新京报等十余家主流媒体撰写评论。崇尚有理有趣的行文风格。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杯戏剧化#23】现代足球引入电子裁判的再思考  

2010-07-10 19:36: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下午在《大声说》节目和谢晖、娄一晨、周亮等探讨足球是否需要引入电子裁判。意见双方情绪都有些激动,有些观点被混淆,有些观点不及展开。故而在这里做点归纳和补充。(我、娄一晨和复旦大学刑法学教授陈浩然是支持引入电子裁判的正方,谢晖、周亮和中超裁判监督陆建民是反方)

●双方立场存在交集,即现行裁判规则确实需要改进,主要分歧在于是否需要引入电子裁判。正方需要强调的是电子裁判只供主裁判辅助参考之用,电子裁判的使用权在主裁,裁决权也在主裁而非球员,因此既不存在主裁判权威动摇的问题,也不存在比赛中断过于频繁的问题。它只是在某些重大判罚中分担了裁判的责任而已,无损裁判的权威,但却在客观上对裁判的权力心理产生了外部制约。(打个比方,英德之战那么大的争议,裁判在有条件的情况下敢顶住不看录象么?没有外部条件限制做借口,这种事情他做得出来吗?)这是今天没有厘清的一个重点。此前有一个方向性问题:一是没有界定电子裁判的权限范围,二是没有界定使用电子裁判的主体(应为裁判决定而非应球员要求),那么比赛时间被分割就难以避免,问题就落到了一个非常泥泞的具体操作的层面。而这本该是国际足联裁判委员会考虑的问题。

说误判是比赛魅力一部分,存在两个误区。其一:以英德、墨阿两战为例,在误判出现前都是相对势均力敌的平衡之局,误判发生后,利益受损方的心态和战术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彻底打破了此后战局的平衡。在客观上毁掉了一场原本平衡的比赛。误判不是比赛魅力的一部分,恰是扼杀比赛魅力的根源。

●误区二:有一种误判是可以接受的:即裁判受制于客观条件所限(比如现代足球攻防转换速度加快、强度增加)而无法作出评判;有一种误判则是不可接受的:即以上一种误判为名,行操纵比赛之实——在世界杯政经商利益牵扯极其巨大、国际足联的权力又缺乏相应监督与约束的今天,这并非毫无根据的推测。谢晖说:I love this game,so别碰它——谢谢你的爱,但你得搞清楚谁先碰了你心中的女神,很可能恰是FIFA和其他利益集团。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是最大的不公平。确实,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我无法给出确切证据,但是球迷有朴素的直觉,调查记者有过多本调查论著,我也有些朋友在博彩业浸淫颇深,对比赛的操纵(当然不是所有)是一种行业共识。

结果的绝对公正是不可能的,但程序的相对公正是必须的。这是任何运动的基础。打个比方,高考就是相对公正,如果考生因为各种原因没能上分数线而落榜,无可厚非,因为这是”相对的不公正“;但如果考生上了分数线,却被其他人以见不得人的手段挤出,这就是“绝对的不公正“。

引入电子裁判不可能一劳永逸解决公平公正问题,但至少更接近相对公正,尽可能减少场外因素的干扰,并且增加场外利益集团控制影响比赛的成本。同样以阿墨战为例,同样是中断1-2分钟,裁判参考电子裁判的结果是维护比赛公平和观赏性,反之则是一场只剩垃圾时间的比赛,究竟哪种更符合观众的利益?

●电子裁判的参考使用价值主要在于大是大非的问题,这也是英德、阿墨两战争议爆棚的根本原因。由于电子裁判的参考使用权在于主裁判而非球员,裁决权也在裁判,除掉少数影响到进球的关键时刻,大部分模棱两可的情况下无须动用电子裁判,并不影响比赛的流畅性。(一般情况下,球员要求电子裁判介入可不理会;而重大的复杂情况下,裁判可以参考电子裁判,也可以不参考,至少多了一种增加容错性的手段)

还有种质疑:引入电子裁判,低级别比赛怎么办?答:高考、区考和班级测验防范作弊的严格程度的差别有多大,世界杯和低级别比赛的裁判要求的差别就有多大。世界杯影响极大,对相对公平的追求永不该停止。真正影响比赛的不是电子裁判,而是场外因素的干扰。

综上,试回答谢晖的终极假设质疑:英德之战,兰帕德射门中横梁,德国门将诺伊尔迅速开大脚到前场,克洛泽破门。英格兰提出抗议,指出自己进球在先,裁判如何判罚?答:若前一球被电子裁判证明明显过线,则德国进球无效——因为前一个进球有效,应该回到中圈开球;若未过线则德国进球有效——因为没有形成死球状态;若模棱两可则由裁判定夺。同理,如果A队越位在先,B队拿到球后快速反击破门,A队以自己越位在先要求此失球无效,如何判罚?答:看录象回放或参考电子裁判,如果A队确实越位,则在B队进攻前已该形成死球状态,B队进球无效;若A队并未越位,则B队进球有效。若模棱两可则由裁判定夺。当然主裁判也可以选择不参考录象回放和电子裁判,以上手段只是增加一种辅助的参考手段而已,主要用以解决一些明显的重大漏判错判。

●即便在上述案例的极端情况下,英格兰仍然可能遭遇误判,但至少裁判有弥补错误的机会,也在技术手段的辅助下增加了弥补错误的能力,减少了因为一次误判而毁掉全场比赛质量的几率。在此过程中,对争议作出裁决的主体没有变化(即当值主裁),只是增加了一个参考因素和一个参考步骤,和它的发生几率和造成的影响相比,这步骤的时间成本和执行成本可忽略不计。

谢晖很崇尚德国合理的制度、科学的发展模式和管理方法。那么,以国际足联目前这个规模(10亿美元储备金、80亿美元单届世界杯收入、拥有要挟一个中等收入发展中国家签订不平等商业协议的议价能力)的组织,它们有没有得到与此规模相应的监督与制约?这个管理方法“科学”吗?“合理”吗?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的这句话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被证伪过,从来没有。

●我完全理解谢晖对足球传统的珍爱和维护之情,但足球的外部环境、管理者的规模性质都已经完全改变了,场上的足球是没有办法独善其身的。即便如周亮所言,现代足球运动本就已经是各方面所有利益权衡的产物,但起码的平衡还是需要的。就算公正性只是一种假象,这并不妨碍人们为此鼓而呼,为之作出努力。国际足联裁判委员会负责人瓦尔科昨天表示,本届世界杯将是现行裁判体系下的最后一届世界杯——无论国际足联作出的改变是增加裁判人手,还是有限度地引入电子裁判,都证明了两点:1)国际足联终于明确承认现行裁判体系是跟不上时代发展的;2)即便只是相对公平的环境,也需要我们每个人去争取,因为既得利益者是从来不会主动让步的。

谢晖是坚守传统派,周亮是利益平衡派,我是保守改良派,娄一晨则是激进革命派。但要说了解布拉特和国际足联,倒还是激进革命派的娄更合布拉特的心意:没有永恒的规则,只有永恒的利益,要让当权派和既得利益者心甘情愿地作出改变,你要么推翻它,要么找出更大的利益增长点去说服它。把足球比赛从毛时制改为净时制,以获得安插电视广告的时间,同时迂回地实现电子裁判的登场和相对公正的回归……布拉特看的是前两句,娄一晨要的后一句,各取所需。

●最后预测一下国际足联承诺将作出的“对现行裁判体系的重大改变”:重点应该还是集中于增加裁判人手,比如增设底线裁判;少量增加电子裁判技术,如门线技术;引入鹰眼与录象回放的可能性很小。FIFA会继续树立和强调裁判权威,重申以上技术仅供裁判参考。

千变万变,足球场上永恒的原则不变:人治永远大于法治,人力永远高于技术,裁判永远高于一切。所谓人为体,技为用,技术的作用不是用来实现绝对公正,而恰是为了通过各种途径的对权力的监督和制约来规避某种“绝对的不公正”,进而实现相对的公正。
  评论这张
 
阅读(9263)|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