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麦卡的足球剧场

没有比体育更真实有趣的戏剧了

 
 
 
 
 

日志

 
 
关于我
麦卡  

出生于上海,先后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与复旦大学新闻系,现居广州。长期为网易、凤凰网、东方早报、羊城晚报、东方体育日报、新京报等十余家主流媒体撰写评论。崇尚有理有趣的行文风格。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杯戏剧化#8】把该属于朝鲜队员的那部分尊重还给他们  

2010-06-21 23:3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杯戏剧化8】把该属于朝鲜队员的那部分荣耀还给他们 - 麦卡 - 麦卡的足球剧场
 
大比分落后时,有多少落后一方的队员会这么干的?
 
我知道在当前中国任何观点都会因被无限放大、被推向某个极端而失真——“当前”两个字去掉也可——但我依然试图寻找湍急大江大河中,那枚纹丝不动的最小的鹅卵石。
  
【坦然接受现代竞技运动的法则,不代表就可以据此嘲笑体育精神的本真。至少在一个传统意义的球场上,朝鲜队是最干净的球队。如果说不行骗就是傻,不做恶就是笨,不会算计就是活该,更别提如果用泛政治化的论点来抹杀朝鲜队员的体育精神——那是一种真正的侮辱。】

朝鲜输得是很惨,比中国队8年前惨多了。但是,他们输得不丢人。至少,朝鲜球员用自己的努力,有理由赢回属于队员在场上的那部分荣耀。

震撼的不是0比7的比分,而是一些越来越少见的场景:朝鲜队被犯规从来二话不说,被判越位第一时间往回跑,从来不会装腔作势地向裁判抗议些什么。他们没有高超演技、没有粗野动作、不搞小聪明小花招——即便在0比6落后时,他们还不忘主动伸手拉起倒在地上的对手。看看郑大世首场比赛流汗流血,本场比赛被对手踩踏到脚面后立即爬起,换作是足球发达国家的某些球员,沾个衣都要十八跌呢,被人犯规了只恨不能在球场上滚个来回。

看看本届世界杯赛上各队高潮迭起的表演、层出不穷的红牌、乐此不疲的犯规和面不改色的手球……一天之前巴西VS科特迪瓦的比赛简直可以被视为本届世界杯赛的宣传片,妙到巅毫的假摔、无懈可击的表演、热火朝天的斗殴,当然还少不了梅开二度的手球。这是一届胳膊肘荣登出镜率最高身体部位排行榜的世界杯——它要么捅在别人的脸,要么抬起来用来遮挡自己那张偷笑的脸。

葡萄牙狂胜朝鲜队,其实也有着合理合法心照不宣的目的:他们必须尽可能多地积累净胜,以获取在最后一轮视情况输给巴西、又不至于被科特迪瓦反超的足够资本,以便避开极有可能以H组小组第二出线的欧洲冠军西班牙!这事儿估摸着五星巴西肯定不屑干,葡萄牙这么干就无可厚非。古有晏子二桃杀三士,今有葡萄牙一桃杀三士,这一场7比0,不但同时灭了朝鲜队和科特迪瓦队,而且还可能间接谋杀掉世界杯两大夺冠热门中的一支。

是的,葡萄牙人很聪明,他们这么做完全符合规则无可厚非。没错,朝鲜队员有点“笨”,他们不但技不如人,而且丝毫不谙现代竞技运动的种种早已成为主流的奇技淫巧,他们在世界杯小组赛即遭淘汰,再正常不过。

但是,坦然接受现代竞技运动的法则,不代表就可以据此嘲笑体育精神的本真。至少在一个传统意义的球场上,朝鲜队是最干净的球队。如果说不行骗就是傻,不做恶就是笨,不会算计就是活该,更别提如果用泛政治化的论点来抹杀朝鲜队员的体育精神——那是一种真正的侮辱。

世界杯才进行了两轮,朝鲜队却已经有足够理由获得本届世界杯的公平竞赛奖。你说对了,就是那座“安慰奖”。当公平竞赛精神成为体育的点缀和“安慰”,我真不知道该安慰的到底是谁。

这篇博文和相关微博在过去24小时内被广泛转贴,引来一些争议。由于在传播过程中观点不可避免地被放大和误读,在这里补充一些关于朝鲜的题外话,不求正视听,只为有一个更为准确的讨论基础。


我无意赞美朝鲜队,更无意嘲讽朝鲜队。作为中国球迷,无论赞美还是嘲讽,我们其实并没有这个资格——因为我们自己的主队连世界杯预选赛外围赛的边都没摸到;而作为中国人,无论赞美还是嘲讽,它们最终都只会尴尬地落回到我们自己身上而已——因为,朝鲜光怪陆离的现在,正是我们不堪回首的过去。

据说这是朝鲜首次直播海外比赛,据说主帅金正勋因此受迫改变战术。这支朝鲜可能是世界杯史上最分裂的队伍:在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泛滥的竞技时代,他们在场上踢着少见的淳朴足球,淳朴到被人视作愚蠢;但与此同时,他们的足球却在场外被当权者强行赋予最政治化和功利的目的——0比7不是悲剧,这才是。

我们编造很多韩国剽窃中国的谣言,以便在文化上击败它。我们编造朝鲜球员挖煤和叛逃的段子,以此在体制上笑话它。前者很难,因为中国文化的敌人不是韩国而是自己;后者容易,因为手指朝鲜时另四根正指着自己。谣言出自对自身处境的焦虑:前追不上韩国,后甩不掉朝鲜,念天地之悠悠,独造谣而涕下。

因体制而恨屋及乌,认定朝鲜队员均系洗脑,口口声声认为“朝鲜最大的罪是漠视个体价值”的人,其所说所为何尝不也是如此?真讽刺。我的初衷就是要暂时撇开体制,把视野拉近到一两场比赛,正视队员个体价值。反观我们自己,揽镜自照者固然清醒,但没出路,砸碎镜子才是出路。总是指桑骂槐,桑树浑然不觉,槐树受之有愧,那就是白骂了。

足球和郑智无关,但和政治有关。有友提醒:郑大世在亚洲比赛时迥异的球场作风,队员世界杯上的文明系出于朝鲜政方“维护国家形象”的命令,这些可能确是事实,但我坚持自己的看法:就事论事,观点论据都应有边界,而不是过度放大——犯罪还有追溯期呢。仅以世界杯迄今表现而论,朝鲜队就是最干净的。

试列朝鲜队之淳朴原因:一)长期封闭带来的纯真——就像帕慕克说的“只有白痴才是无辜的”,而因为讯息闭塞,朝鲜就是现代足球界的“白痴”。二)朝鲜官方要求“以文明球风维护国家形象”的军令。 三)语言极度不通,但此条未必成立,郑大世能说四国语言,也未见他对裁判多罗嗦半句。无论原因为何,并不影响他们在本届世界杯踢得非常干净这一事实。

朝鲜队员就算真的是被体制化的产物,那也是受害者和牺牲品。如果因为他们的血统身世而无视最基础的个人价值,把他们在球场上的闪光点尽数归功——不,是归咎 ——于他们所身处的那个体制的话,那么对不起,朝鲜队又被牺牲了一次。先是典狱长灭了他们一次,现在,旧日的狱友又灭了他们一次……

一如朝鲜的批评者们只想指桑骂槐,朝鲜的赞美者很大程度上也只是在“咏物怀古”——批朝鲜足球,是因为我们和朝鲜足球共有的东西,体制之恶;赞朝鲜,则是因为我们没有而朝鲜却有的东西。在如今这个国度,越来越多的人变得精神贫瘠、惟利是图、底线确失,以至于任何一点看上去有点淳朴的东西都会叫人心生怀念,进而失落,无论赞美或丑化,都只是这种失落的不同表现形式罢了——当然,这绝不意味着我们就要回到那段岁月。

最后总结观点:这支朝鲜队的队员们,在集权和体制化的牢笼中,依然凭借自身努力实现个人价值、赢得对手和球迷的有限尊敬,已属不易。他们可歌可佩,或许可怜,但绝不可笑。又及,此处所说体育精神纯属就事论事,仅限朝鲜队员个体与世界杯比赛本身,并不包括朝鲜队建制和朝鲜这个国家,还望方家明鉴。

我知道在当前中国任何观点都会因被无限放大、被推向某个极端而失真——“当前”两个字去掉也可—但我依然试图寻找湍急大江大河中,那枚纹丝不动的最小的鹅卵石。
  评论这张
 
阅读(55388)| 评论(4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